中医知识
热门推荐
中医知识 首页 > 中文 > 中医知识 > 中医知识 >

石壁街34号




盛老和我是多年的邻居 ,盛老住石壁街34号,我家住石壁街口,相邻不过百米。石壁街是以前厦门的“小八景”之一,与桥亭相邻。因此处有溪流过,人们便传说这里的石头都可以流出水来。后来,闽南话称此处为“壁边井”,意思是说墙壁边多有井,而直至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水井,不少人家还有多口井。

当时我刚30出头,盛老是厦门大学海外学院的名誉院长。虽然在福州也有任职,但基本都在厦大做事,经常在学校里带教上课;我也经常负责接送盛老,因此有机会向盛老学习很多东西。盛老对我非常好,对我影响也非常的大。可以说盛老师既是我的老师,也是一位忘年交的好友。


闽南湿热病很多,盛老很会看湿热病,有一年,他负责编写温病学教师用书中的湿热病这一章节,让我帮他查阅资料,应该说我工作也没做的特别好,但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就是这次积累,让我对湿热病才会有很深的积淀,后来我的《中医湿病学》的底子都是这时候打牢的。

盛老的舌诊非常好,很注重舌的变化,在一次闲谈中,我无意间问他老人家,这脉象的东西是怎么回事?盛老说,脉呀,很难,还是舌象靠谱···没想到和盛老闲聊的这一句话会成为我后30年努力奋斗的目标—舌诊的继承、应用和普及。

我医学生涯的两件重器就这样和盛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说什么都有一定的渊源,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盛老有几句话,对我影响最大!

一个是看病要看得准,打的狠!  也就是看病要看准了,计量要够!他经常给我讲一个病案。有一次他在新加坡讲学,一个有钱的生意人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肚子鼓得老高老大,什么也吃不进去,只能坐着,不能躺着,当地的医生已经没有办法了,就把盛老请过去了,盛老过去一看,就开了吴茱萸30克、干姜30克、附子30克······当时其他人都震惊了,因为新加坡气候炎热,没人敢用如此大辛大热的药,药铺也必须医生签字负责才肯抓药。后来,病人一服见瘥,数服而瘳。盛老在当地也名声大振。这个就是型的看得准,打的狠。盛老说当时那个病人舌象很淡,脉象很细···就敢下重药,当然也有艺高人胆大的部分了。我现在的用药受盛老影响颇深,有是象,用是药,胆大心细。

还有一句话,让我琢磨了N年。有一天,在很随意的聊天中,盛老就讲,实际上他看一辈子病,就归结为两个字,脾肾·····就这一句话,让我们晚辈悟了半辈子,如果只理解到脾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那就太浅了,他老人家能这么慎重的讲出来,必定有他独特的内涵,不是单单先后天之本这么简单。后来我理解,实际上这脾肾里还有阴阳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人身体阳气这部分的来源大部分都是脾来的,你看我们的党参黄芪不都是作用在脾上吗?调气血,补阳气,你都要调脾气,右手脉主气,其实右边脉最关键的是脾脉,如果你肺气虚,你还是要补脾气,肾阳虚,那补脾气还是少不了。有时候党参白术我都是100克,200克的用,就是这个原因。而阴精部分就主要是肾管,左手主血,其实就是阴精,统归肾管。补阴这块是不是都要在肾里边走,补肝阴,也要补肾,补心阴也要补肾。这其中补肾最关键的是补肾精,肾精化生阴阳,道生一,一生二,一就是肾精,二就是肾阴肾阳,但是底子都是肾精化生的。就像那个煤气罐,里边都是液态,那是压缩在里面了,打开就是气了,所以要理解肾精,他可不是水啊,他是既阴又阳。所以为什么补肾精一定要敛呢?就是跟煤气罐加压一个道理,不压就进不去,所以补肾一定要加收敛药,要压住。还有为什么所有补肾药都是六味地黄丸加减?六味地黄丸加肉桂附子就是补肾阳,加知母黄柏就是补肾阴啊,所以就是这个道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就是肾精,二就是肾阴肾阳,我想盛老也是悟到这块了,肾,既阴又阳,但总体上又是偏向液态的,但它又随时都能气化,会往阳那边走。所以治病无非就是脾肾上走,补气就要补脾,肺气虚要健脾,心气虚也要健脾呀!补阴这块都要在肾里边走,补肝阴,也要补肾,补心阴也要补肾。所以我特别觉得中医最重要的是理论,理论不通,做几辈子中医都做不出来的。

盛老还很擅长用虫草,当时有个经典的医案,一位香港的老年女性,长期头痛几十年,辨证后,盛老认为是肾精不足,这个人家境非常好,所以当时盛老就开一两的冬虫,一两石斛,一只老鳖,30克的洋参  ,服了3剂后,效果很好。现在的虫草那么贵,我是不主张用的,为什么呢?在盛老的医案中就能看出来,虫草即使用对证了,用的少也是没有效果的,只能算是安慰了。

盛老还很擅长用高丽参,还经常开发些民间秘方,像小儿夏季热,我们知道主要是气虚,盛老的方法呢,是用高丽参炖汤然后放到古井中一个晚上,第二天喝,烧就退了。这样既能起到补气的效果,又能用到井中的凉润之气将浮热受纳回来,这是他老人家的一个秘方。

如今,盛老离开我们已经十几年了,当初的愣头小伙子也步入了阿公阿嬷的行列了,写这篇文章时,我不仅感慨盛老的医术医德,也仿佛依稀间又回到了当年的那条老街,那张门牌号,那口青苔老井····


厦门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教授:王彦晖
二零一七年初夏于鹭岛


2017年夏

分享到: 收藏

上一篇:江鸿儒先生治疗慢性湿疹验案 下一篇:用补气药的讲究

声明:本站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交流,切记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版权所有:中医舌诊      闽ICP备14003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