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简介 首页 > 中文 > 舌诊知识 > 简介 >

实话实说聊中医

出场嘉宾
  王彦晖:厦门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教授。长期从事中医诊断学、温病学的教学和临床工作,出版《中医湿病学》等三部专著,发表论文40篇。
  何宽其: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厦门大学医学院中医系讲师。目前主要研究中医舌诊。


说说中医发展
  何宽其(何):对于中医如何发展,中医学术界有不同的观点。
  王彦晖(王):是的。关于中医如何发展的讨论现在可谓如火如荼,有两个倾向值得关注:一是复古主义。认为古代的都是好的,中医的一切都应当尊古,提倡全面向四大经典、五运六气和易经回归,认为现今中医不行的原因是传统学得不足。二是中医西化。认为中医的理论不科学,已经过时,因此要把中医理论体系全部抛弃,要创立一套全新的中医理论。
  何:目前中医界有个名人,就是刘力红博士,他还是我南京中医药大学的校友,他对中医的振兴呐喊助威,非常令人振奋。但是,当我拜读了他的《思考中医》后,发觉他太过强调中医经典,还过多地运用易经理论来阐述中医,给人一种复古的倾向。
  王:对于易经的作用要有个适当的认识,如果说易经的哲学思想是中医理论的基础,那是对的。但是如果说不懂易经就无法当中医,那就不一定对了。过多强调易经在当今中医理论的作用是十分有害的,特别容易使初学者误入迷途,枉费精力。
  何:对于中医西化,您如何看?
  王:一定要用当今科学的一切成果来发展中医,但是盲目抛弃中医理论,不恰当地用现代科学或西医学来改造中医,其结果不但不会发展中医,反而危害了中医,出现邯郸学步的结局。
  何:是啊。现在的中医科研,可以说基本上都是“研究中医”,大多没有遵循中医理论,得出的研究结果对中医发展并未起到多大的推动作用。
  王:中医研究不发展而仅仅研究中医,结果会使研究中医进入没有中医可研究的地步,中医研究是研究中医的根。不少中医科研课题和在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对评职称作用很大,对中医的发展,则没有起到应用的作用。我认为,互联网的出现为中医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大家可以在网络上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言论,交流思想,可以看到有关中医的真话和实话。
  何:那么,您认为中医的发展应走什么道路呢?
  王:中医发展,复古,肯定不行的;抛弃中医理论,完全西化,也不行。对于中医的发展,我有一个观点: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就是“以疗效为中心”;两个基本点:一是坚持中医方向,一是坚持改革开放。既然中医是否科学争论不出结果,不如学学邓小平来个“只干不说”,一切回归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原点,中医与西医对话的最好语言是疗效,所以在中医学发展的初级阶段,疗效是中心。
      两个基本点也是一定要的,不坚持中医方向和特色,就失去了中医学存在的意义。不坚持改革开放,不吸收古今中外的一切有利中医发展的知识,就不能够发展出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中医学。

  说说中医教育
  何:现在名医越来越少,很多人都认为是中医教育出了问题。
  王:当然,中医教育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师资问题,师资问题也是政策问题。
  何:我知道,中医高校对教师职称的评定,是以课题、发表论文、专著为指标的,病看得再好,如果没有课题、论文或专著,评职称就很吃亏。所以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高校老师拼命地去报课题、做实验、写文章、编书,谁还愿意去坐门诊呢,这在中医高校的中青年教师中表现尤为突出。
  王:老师都不会用中医看病了,怎么教学生看病,怎么培养名医呢?现在许多中医临床教师自己都开不好中药,还要临床带教,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理论教学问题一样严重,从事基础理论教学的老师不必上临床,很多人上了也没有病人。但是中医基础理论的理解需要在临床观察中实现。一个不会做实验的西医生理学老师上不好生理课,临床不好的中医基础理论教师上课一定效果不好!
  何:最近听说有个省准备规定中医执业医师考试要考四大经典,背条文。
  王:我不主张死背条文。学习经典,不一定要把条文一字不漏地背下来,最主要的是要学得条文的“心法”。我觉得中医绝对需要背诵的只有汤头歌诀而已,其他东西能背最好,不能背理解也行。死记硬背也许是学习中医的好方法之一,但是决不是惟一的方法。
  何:条文我也背得很少。很多时候知道那个意思,但原话却背不出来。
  王:学中医,最好先看一家之言,一家之书,把它学透学精,然后参考其他医家的著述。以前一个名中医能教出很多得力的弟子,但现在很多老师教,反而教不出名医来,也许与这个特点有关。
  何:这就要处理好“博”和“约”的问题。精于一家,旁及诸家,是个好办法。
  王:中医理论是相当简约的。基本的中医理论学3年就够了。学好中基、中诊、方剂、中药之后,老师带一带,悟性好的人已经能够辨证施治了。
  何:历史上还有很多自学成才的。
  王:学了中医的理论之后,要将知识转化为自己的,有一个艰苦的磨练过程。理论简约不等于容易掌握。比如学了一个桂枝汤,并不意味着已经掌握了,必须在临床上反复实践,才可能真正掌握桂枝汤的实际应用。

  说说“纯中医”
  何:对于“纯中医”,您怎么看?
  王:如果说只懂中医完全不懂西医和其他科学的中医叫纯中医,那么这种“纯中医”现在怕是找都找不到了。我有一个基本估计,现在中医学院本科毕业生的西医水平大约在西医大专生水平,当今的“纯中医”基本上就是指这些人当中能够用纯中医药方法解决疾病的人。
  纯中医是国内才有的概念,在海外行医的中医,都是纯中医,因为除了中国大陆之外,各国各地区基本上都禁止中医师用西药。很有趣的是,海外的中医都对自己的专业充满信心和自豪,没有不用西药就治不了病的体会。
  何:中医师可以开西药,也就中国大陆有此特例。
  王:中医师允许开西药也许是国家的政策照顾,但是这种政策也造就了不少拄着拐杖的中医师,这条拐杖就是西药。由于长期中西药混用,他们对中医中药已经没有了深刻的体会,中医水平上不去,开出的中药,自己心里都没有底。这样一支拄着拐杖的队伍对内没信心,对外没形象。
  其实老百姓找中医师看病一般就是要吃中药,要吃西药何必找中医。现在老百姓生了病,都不知道上哪里去找纯中医看了。取消坐堂,无疑就是强迫中医离开临床阵地。还好国家对坐堂医生已解禁了,深圳就已经恢复了坐堂医生。
  何:我已在北京同仁堂厦门分店做坐堂中医有一年多了,治疗疾病时只用中医药,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纯中医”。我感觉那里是一个很好的中医临床阵地,我在那里积累了好些病人并获得了宝贵的临床经验。
  王:对于坐堂医,关键是要管理好。老百姓对坐堂医自然有评价,这个医生医德好,技术高,自然就有病人找,反之,他就得砸饭碗。
  何:真希望有更多的能用中医药为百姓解除疾苦的“纯中医”出现!


分享到: 收藏

上一篇:中医舌诊 下一篇:学习中医28年心路-==王彦晖

声明:本站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交流,切记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版权所有:中医舌诊      闽ICP备14003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