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资料
热门推荐
中医资料 首页 > 中文 > 中医资料 > 中医资料 >

王彦晖教授善用重剂治疗癌症学术经验及验案举要

本文发表于《中华中医药杂志》,2014;29(7):2240~2242
 
何宽其胜艳,李鹏程(指导:王彦晖)
(厦门大学医学院中医系,厦门 361005)
       摘要:本文总结了厦门大学医学院王彦晖教授治疗癌症的临床经验,突出了其善用重剂治疗癌症的特色。王彦晖教授认为,癌症本质上是实证,痰浊和瘀血贯穿于癌症病程的全过程,在癌症的病理病机中,痰瘀是相对不变的,而气滞、寒热、肺虚、脾虚、肾虚等病理病机则是可变的;癌症的治疗,王教授善用重剂,非常重视化痰散结和活血化瘀的治法,并注意处理好祛邪与扶正的关系、调理好寒热和气机升降出入的状态;王教授认为,应该重视中医药在癌症预防方面的独特作用。最后,文章以两个典型病案展示了王彦晖教授治疗癌症的学术特色。
       关键词:癌症;肿瘤;辨证论治;王彦晖;名老中医经验
       基金资助:厦门市重大科技计划项目(No.3502Z20100006)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xample of cancer by the famous doctor Prof. WANG Yan-hui with heavy prescription as the principal treatment
HE Kuan-qi, XI Sheng-yan, LI Peng-cheng (Advisor: WANG Yan-hui)
( Depart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f Medical College of Xiamen University, Xiamen 361005, China )
Abstract: This article has summarized the clinical experience of Professor Wang Yan-hui in treating cancer, who is employed in Medical College of Xiamen University. It featured treating cancer with heavy prescription. Professor Wang Yan-hui deems that cancer is essentially sufficient syndrome, phlegm and blood stasis throughout its whole course, and in the pathological mechanism of cancer, phlegm and blood stasis are relatively invariable while the others such as Qi stagnation, coldness and heat, lung deficiency, spleen deficiency, kidney deficiency and so on are variable; in the treatment of cancer, Professor Wang skills in the use of heavy prescription, makes a point of two treatment methods—removing phlegm to eliminate stagnation and promoting blood circulation for removing blood stasis, and takes notice of holding better relationship between eliminating pathogen and strengthening healthy Qi, and having better regulation of the status of coldness and heat, and ascent, descent, going out and in of Qi; Professor Wang thinks that the distinctive effect of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prevention of cancer should be valued. Finally the academic characteristic of Professor Wang Yan-hui treating cancer is shown by two typical cases.
Key words: Cancer; Tumor; Syndrome differentiation and treatment; WANG Yan-hui; Experience of TCM famous doctors
Fund assistance: Ke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ogram of Xiamen (No.3502Z20100006)

       王彦晖为厦门大学医学院中医系教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多在30年的中医临床中,尤其擅长癌症的治疗,在闽西南享有较高的声誉,同时他对中医湿病和中医舌诊也颇有研究。王彦晖教授在癌症的治疗方面,私淑我国中医肿瘤专家钱伯文教授,有其独特体悟[1-2],之后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学术特点,兹予以分述。
       论癌症的病理病机,首重痰瘀
       王教授认为,癌症本质上是实证,是痰浊和瘀血等病理产物凝结而成,痰瘀贯穿于癌症的始终。在癌症的病理病机中,痰瘀是相对不变的,而气滞、寒热、肺虚、脾虚、肾虚等病理病机则是可变的。导致痰瘀凝结的因素很多。生活不规律、睡眠不足、工作和生活压力大、情绪紊乱等都可以导致气滞,气滞则血瘀,气不布津则聚而生痰,最终导致痰瘀互结。
       王教授认为,气滞在癌症发病的早期起到重要的作用,而在中后期则处于相对次要的地位。外感邪气,导致脏腑功能紊乱,气血拂郁,最终导致痰瘀的互结。过食肥甘厚腻,酿生痰浊,阻滞血脉,也可致痰瘀互结。肺不布津,脾不运化水湿,肾不主水,都可导致痰浊内生。所以,各种外感和内伤的病因,都可以通过扰乱脏腑气血的功能而出现痰瘀互结,最终导致癌症的发生。关于寒热在癌症病机中的作用,王教授认为,内伤所致的寒热,不是邪气,而是病性的偏颇,随身体阳气盛衰而变化,当身体阳气盛时,邪正斗争激烈,病性表示为热证;身体阳气不足,阳虚阴盛,病性表现为寒证。因此,癌症治疗中化瘀化痰是贯彻始终的目标,温阳和清热则是随病性寒热的变化而变化。随着工业的发展,环境污染对癌症的发生也有一定作用。对于我们的身体来说,环境污染也是一种邪气。王教授认为,癌毒的概念逻辑不清,没有对应的理法方药,可以弃而不用。
       在临床上,癌症患者每见肿块、紫舌、瘀斑瘀点舌、舌下络脉瘀紫、舌苔厚腻,可以从诊断学上反证痰瘀在癌症病理病机中的重要作用。另外,放疗和化疗也可以进一步加重气血的凝滞,常常见到癌症患者经过放化疗后,舌质更为紫暗。
       论癌症的治疗,善用重剂、独重痰瘀
       中医治疗,应贯穿于癌症治疗的整个过程。癌症的中医治疗,包括纯中医治疗、放化疗与中药配合治疗、癌症术后和放化疗后的中医治疗等方面。王教授认为,虽然中医中药里也有象砒霜治疗白血病、斑蝥抗肝癌这样的直接抗癌的治疗,但是中医所擅长的是调理癌症患者的整体功能状态,即调整产生癌症的身体内环境,简单的说就是“中医擅长治疗的不是人的癌症,而是患癌症的人”。
       癌肿病理产物形成的初期阶段,无形的气滞是主要的病理。有形的癌肿形成之后,痰瘀则成为主要的病理,活血化瘀、化痰散结就成了癌症治疗必用的治法。王教授在临床上习用三棱、莪术、法半夏、制南星、浙贝母、山慈菇等活血化瘀、化痰散结药,而且善用大剂重剂,三棱、莪术、法半夏、制南星等药物的药量每每在15~60克之间。癌症病势凶险,治癌如治虎,药物必须与邪气相应,否则就会治虎不成,反为虎伤!许多患者长期服用其大剂量化痰活血的处方,定期接受西医体检,效果良好,没有发现药物引起的肝肾损害,可见在辨证的基础上虽大剂量使用化痰活血药也非常安全,正所谓“有病病当之”。如果患者正气不虚,可迳用活血化瘀、化痰散结等攻邪之法;如果正虚邪实,当扶正祛邪;如正气极度虚弱,不耐攻伐,当“休养生息”,扶助正气,待正气充盛后,再行攻邪。由此可以看出,王教授治疗癌症,虽重活血化瘀、化痰散结之攻邪法,但也不是一味的蛮攻,而是非常辩证的处理好攻邪与扶正的关系。
       癌症的治疗,除了处理好扶正祛邪之间的关系外,调理寒热、调理气机的升降出入也是重要的治则,其最终目的,在于使身体达到“阴平阳秘”的理想状态。有些医家认为热邪是癌症的基本病机,癌症治疗必用“清热解毒的抗癌药”,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等被认为是中药的抗癌药而加以滥用,临床上常见不加辨证的长期大剂量应用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等,导致癌症病情加重,脾胃阳气受伤。王教授精于舌诊脉诊,他认为舌质的红和淡是判断证候热和寒的关键指标,如果辨证为热证处方可用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等,如果辨证为寒证则断然不用。调理气机的升降出入,主要根据脉象来选方用药。如果脉象浮而有力,说明阳气亢旺,应选用潜降的方药,如龙骨、牡蛎,既可以降气也可以软坚散结;如果脉沉无力,应选用益气升发的药物。
        王教授认为,在癌症的治疗中,医生必须关注患者的“三大常规”,即饮食、睡眠和大小便。必须保证这“三大常规”正常,因为饮食正常了,脾胃才能运化水谷而生化气血,人体正气才能充盛;睡觉充足了,机体才能进行有效的自我修复和良性调整;大小便通畅了,才能保证全身气机通畅,以使气血冲和而不拂郁。此外,医生还要指导癌症患者力行养生,在饮食、睡眠、运动、情绪调整等方面,遵循养生原则。
       论癌症的预防,中医中药大有可为
       中医自古就有“治未病”的理念,关于这一点,可以追溯到《素问·上古天真论》,并把善治未病的医生称为“上工”。中医和西医,从不同的角度认识人体和疾病。在癌症早期,当西医无法明确诊断时,可以通过中医的“窗口”观察机体的功能状态,予以辨证调理,以预防癌症的发生。痰瘀贯穿于癌症发生发展的全过程,根据临床观察,瘀血舌象与癌症的关系极为密切。如果有紫舌、瘀斑瘀点舌、舌下络脉瘀紫曲张、舌下有鱼子样的瘀泡,家族近亲有肿瘤病史,则要高度警惕癌症的发生,此时可用中医中药对身体进行调整,以预防癌症的发生。王教授认为对癌症的预防可以在三个方面大有作为:一是肿瘤标志物升高,但是还没有发现肿瘤病灶,可以用中医药辨证论治,以求降低肿瘤标志物。二是舌质青紫或有瘀斑瘀点,同时有癌症家族史者,可以用中医药辨证论治降低患癌风险。三是存在多发性结肠息肉等癌前病变,可以用中医药辨证论治消除或者控制癌前病变。
       癌症的预防,除了药物外,注重养生,也非常重要。比如不食用易致癌的食物;不熬夜,保证充足的睡眠;适度的运动;注意缓解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保持良好的心态和情绪等等。
       典型医案
       案1  患者某,女,46岁,2006年4月3日初诊。主诉:右乳腺癌术后1年余。患者十年前发现右乳第一象限有肿块,三年前检查诊断为“乳腺小叶增生”,一年前在福建省漳州市立医院确诊为“右乳腺癌”而行根治手术。2005年3月至7月期间,化疗6次。8个月前接受放疗。1个月前作全身骨ECT (Emission computed tomography)提示“第六胸椎局限性骨代谢增高”,考虑有骨转移癌。刻诊:手术伤口时有刺痛,右侧手足及左手麻痹,疲乏无力,头晕,饮食正常,但时有嗳气、泛酸、呃逆,入睡困难,大便偏软,每日一行,小便黄,时有潮热,腰酸,气候变化时更甚,舌尖边红,舌质淡暗,有瘀斑,苔淡黄、根部腻,脉沉细滑。西医诊断:右乳腺癌术后。中医诊断:乳岩。中医辨证:痰瘀胶结,心脾两虚。治法:破血化痰,软坚散结,健脾养心。方药:温胆汤加减。陈皮12g,法半夏30g,茯苓30g,炙甘草6g,枳壳9g,厚朴12g,三棱30g,莪术30g,炒白术15g,夜交藤30g,合欢皮30g,神曲15g,炒山楂15g,水煎服,每日1剂。2006年4月12日复诊:服上方后诸症缓解,现感潮热较甚,口苦,下肢酸软。上方加生薏苡仁30g,青蒿25g,醋鳖甲30g(先煎),水煎服,每日1剂。服上方后,病情缓解。后以2006年4月3日的处方为基本方进行长期治疗,期间随证适度加减。患者于2009年5月复查全身骨ECT已恢复正常,目前病情稳定,情况良好,仍在巩固治疗中。
       按语:该患者在乳腺癌手术、化疗、放疗后,及时的接受中医治疗,有效的预防了癌症的复发,延长了生存期,提高了生活质量。本案以重剂三棱、莪术破血化瘀,重剂法半夏化痰散结,体现了王彦晖教授善用重剂治癌、治癌重痰瘀的学术特点,他时常说“治癌如打仗,药力必须与邪气相应,祛邪的药力胜过邪气则可逐渐打赢癌肿,如果祛邪不力,祛邪的速度赶不上癌肿增大的速度,必将贻误战机!”以炒白术、茯苓、炙甘草健脾益气,夜交藤、合欢皮宁心安神,体现了王教授攻邪不忘扶正的思想。枳壳、厚朴,既可以促进痰瘀的消散,也可以和神曲、山楂一起健运中气。王教授治疗癌症时,非常注意顾护胃气,尤其在运用重剂时,常常选用神曲、山楂、莱菔子等消食导滞药和枳壳、陈皮、砂仁等行气和胃药,以调和胃气、运转药力。
       案2  患者某,男,76岁,2001年5月9日初诊。主诉:肺癌术后8月余。患者于2000年9月5日因肺癌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行右肺上中叶切除术,因无淋巴转移,故未行放疗和化疗,术后病理:右肺中上叶腺癌。患者求术后中医调理而就诊。刻诊:疲乏无力,余无明显不适,舌淡紫,苔淡黄腻,脉浮弦。西医诊断:肺癌术后。中医诊断:肺积。中医辨证:肺脾阳气亏虚,痰瘀胶结。治法:温阳益气,破瘀化痰散结。方药:附子理中汤合小青龙汤加减。制附片15g(先煎),党参15g,茯苓15g,炒白术9g,干姜6g,炙甘草6g,莪术15g,白芥子6g,桂枝6g,细辛6g,杏仁9g,五味子9g,山慈菇12g,麻黄3g,姜半夏12g,水煎服,每日1剂。患者服用此方后感觉状态良好,以该方为基本方随证加减治疗至2006年10月20日,为加强治癌的针对性,调整处方如下:党参25g,茯苓50g,陈皮12g,炒白术15g,三棱25g,莪术25g,法半夏25g,制南星25g,神曲15g,炒山楂25g,生薏苡仁30g,炒白芍12g,生牡蛎60g(先煎),水煎服,每日1剂。之后,以上两个处方交替服用,并随证加减,一直治疗至今,患者健康状态良好。
       按语:该患者肺癌术后,除疲乏无力外,无明显症状,结合舌脉,辨证为肺脾阳气亏虚,痰瘀胶结,第一阶段的治疗,以附子理中汤合小青龙汤加减为主,第二阶段的治疗,以重剂破瘀化痰,消癥散结,辅以健脾益气,后以此两方交替治疗,患者状态良好,至今健在。通过该病案,我们可以看出王彦晖教授治癌的特点:①中医治癌首重辨证施治,即所谓“看得准”。那种一见癌症就不加辨证的使用半枝莲、白花蛇舌草、龙葵等寒凉药物的做法,可谓贻害深矣!本案辨证的使用了制附子、干姜、麻黄、桂枝等温热药物,取得了较好的疗效,说明了中医治疗癌症,一定要遵循辨证施治的原则。②本案第二阶段治疗时,用了大剂量的三棱、莪术破血化瘀,大剂量的法半夏、制南星、生牡蛎化痰散结,体现了王教授治癌善用重剂、治癌重痰瘀的特点,即所谓“打得狠”。③本案治疗过程中,也非常注意扶正,如附子、干姜等温阳,党参、茯苓、白术、炙甘草等健脾益气,说明王教授治癌不仅善于攻邪,也注意扶正,很好的把握了攻邪与扶正的辩证关系。④本案在第二阶段使用重剂治疗时,方中加入了神曲、炒山楂之类消导和胃的药物,体现了王教授使用重剂治癌时重视顾护胃气的思想。

参 考 文 献
[1] 王彦晖.中医和法在防治恶性肿瘤化疗毒副作用中的应用.甘肃中医学院学报,2004,21(3):9-11
[2] 王彦晖,申秀云.恶性肿瘤化疗后的中医调治重在治病求本.甘肃中医学院学报,2004,21(4):6-7
   
(收稿日期:2013年5月13日)

 
分享到: 收藏

上一篇:王晓军-话说小青龙汤 下一篇:王晓军--咳嗽的经方治疗体会与思路梳理

声明:本站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交流,切记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版权所有:中医舌诊      闽ICP备14003827号